智库服务

湖南日报 | 肖皓:建好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 共享中非经贸发展繁荣

(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9-30 11:12)

打造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是湖南省自贸试验区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也是办好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推动形成对非经贸合作长效机制的延续与升华。


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建设方案提出“建设非洲在华非资源性产品集散和交易中心”“积极探索开展中非易货贸易”等多项改革事宜,旨在破解中非经贸机制的深层次问题,是在“南南合作” 框架下结合世情国情省情的创新之举,彰显了湖南智慧。拥有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双名片”光环加持,充分发挥 “一会一区”的“聚流”“引流”优势,湖南必将成为中非经贸合作新高地、实现更高层次开放崛起,这对于促进非洲国家共享中国经济繁荣、打造中非命运共同体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undefined





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经贸、外资、外经等多个领域,非洲50多个国家和我国各省级行政区域,通关、物流、交易、结算等不同环节,信息、金融、保险等不同服务,高桥大市场、长沙黄花综合保税区、岳阳城陵矶综合保税区等多个平台,商务、发改、财政等多个部门。要实现从“名片”到“名气”、从“蓝图”到“行动”、从“政策”到“成效”的转变,须抓住关键、勇于创新,凝心聚力、多方协同,加速推动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建设。


紧扣“双循环”“人类命运共同体”时代主题


当前,我国直面国内国际循环主要矛盾变化,开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突出了“内循环”的主体地位及其对“外循环”的主导作用。在新格局中,“外循环”应更均衡、更多面向发展中国家。习近平总书记在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等多个场合指出,要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在新格局下,推动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应着力实现“六个转变”:一是促进非洲经贸合作由过去的“输血”向“造血”转变;二是从以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为主向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共同参与的格局转变;三是从注重硬件建设向同时注重硬件、软件建设转变;四是从进口大宗矿产资源产品为主向鼓励进口非资源型产品、提升非洲国家长期出口能力和发展能力转变;五是从WTO等现行国际经贸规则向大胆探索尝试更接地气的经贸治理规则转变;六是从做好中非经贸合作向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讲好中非经贸合作故事转变。


充分认识制约中非经贸深度合作的关键因素


非洲大陆各主权国家国情各有不同,但大部分存在外汇短缺、外汇管制严格、公共债务较高、政治风险较大、通关成本较高、地方保护倾向明显等问题,极大限制了其外贸外资外经发展,也导致中国对非经贸出现了“挣钱但钱回不来”等现实困难。与此同时,中国对非国际援助政策、贸易政策、投资政策之间的整合不够,尚未形成合力。


以我国进口非洲非资源型产品为例,主要的制约因素在于:一是信息不通。非洲国家拥有高品质天然优质农产品,但国内市场对其认识不够,更缺乏相关品牌建设;二是非洲生产供给能力不足。比如非洲农产品的加工转化率、商品化率不高,缺乏稳定的货源保障;三是相比欧美,中国对部分非洲产品设置了更为严格市场准入门槛,或进口关税率更高,以致出现腰果、橡胶等产品绕道东南亚加工再出口到中国的现象;四是湖南尚未形成对非贸易专门通道,且进口和出口贸易规模、贸易产品的不对称提升了物流成本;五是配套支持体系不完善,缺乏中非经贸法律人才、国际商事仲裁机制等。




undefined




(中非经贸合作磋商会上,中非与会嘉宾在进行一对一的磋商。湖南日报记者 徐行 摄)


积极创新中非经贸深度合作思路举措


针对制约中非经贸深度合作的关键因素,湖南自贸试验区建设方案提出了一揽子创新举措。比如构建中非跨境人民币中心和中非“易货”贸易平台,推动破解因外汇短缺或管制导致大规模经贸活动受限等问题;推进中非海关“经认证的经营者”(AEO)互认,以提升中非通关效率;建设非洲在华非资源性产品集散和交易中心,有利于扩大非资源性产品进口,提高非洲国家外汇收入;打造中非客货运集散中心,可降低湘非贸易物流成本;统筹对非援助等有关资源,可望打造“援外+经贸”新模式。


与此同时,应探索推进中非经贸网上博览会、跨境产业园区深度合作、海外物流仓建设、货物换投资、有条件免征关税、特别出口信用保险等多项改革创新事宜,以有效打破制约中非经贸发展的关键壁垒,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南南经贸合作”新模式。


统筹构建多方协同的中非经贸合作大舞台


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不仅是湖南的平台,更是中国的平台、世界的舞台,在建设过程中需统筹发挥各方力量。


一是用好国际组织和中非经贸合作研究院等高校智库力量,加快形成有国际竞争力的制度创新成果;二是从对非经贸企业的成功经验和实际困难出发,发挥中非经贸合作研究会等作用,制定更为精准的政策措施;三是增强与浙江、广东、北京等对非经贸合作主要省份的协作;四是突出中非经贸合作促进创新示范园的中心地位,注重岳阳城陵矶港口和岳阳城陵矶综保区、长沙黄花综合保税区、长沙金霞保税物流中心的错位发展;五是充分发挥财政、税务、发改、商务、银行、行业协会等各自职能,形成多部门协同、共商共建共享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的良好氛围。

   (作者系天九国际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非经贸合作研究院副秘书长)

新闻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U0mHgZNcRH_GPFUaIR8pg